请输入关键字
Menu

中国日报:商业银行与专业小贷机构合力助农,实现多赢

2020-06-03


中国日报记者/江雪晴

英文原文载于《中国日报》2020年6月2日刊 以下为作者提供的译文版



有“穷人的银行家”之称的孟加拉格莱珉银行的创始人尤努斯教授于20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在访问中国时曾说过:“只贷不存的小贷公司是瘸腿的。”他认为,缺乏稳定的资金来源将是制约小贷机构长期发展的主要瓶颈。作为致力于农村小贷市场的专业机构,中和农信通过与商业银行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资金来源的问题。



小额贷款公司渴望更多地同银行开展联合贷款业务或助贷业务,为小微企业和三农提供更有力的金融支持。


中和农信总裁刘冬文近日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表示:“我们未来希望能扩大这类跟银行合作的业务。这样能解决我们的融资难题,也能解决小贷公司杠杆限制的问题。这种助贷方式、联合贷款方式对于银行、小微金融机构和农户来说,都是一个多赢的结局。”


在他看来,银行的组织架构、企业文化、产品序列、风控措施不太适合小微企业和三农,让大银行去服务它们有点像让大象去跳芭蕾。根据国际经验,针对这些小微企业、小农户应该有专门的机构、专业的人员提供金融服务,为它们设计专用的产品和专属的流程。


中国人民大学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今年在一次线上座谈会上表示:“很多非银行的小型金融服务供应商实际上发挥了普惠金融当中的毛细血管作用。它们比银行更接地气,对小微经济体的风险认识在某种程度上比银行更高。”


贝多广希望在中国形成一个良好的普惠金融生态体系,使得银行可以去支持这些非银行机构,通过它们的“毛细血管”把资金供应给小微企业。


目前限制小贷公司发展的最大瓶颈是融资难。小贷公司不能吸收储蓄,因此需要从外部机构融资。无论是从银行获取批发贷款、发行资产支持证券,还是做助贷业务,它们都要同金融机构合作。


中和农信是一家植根于农村的小微金融服务机构。截至今年4月末,该机构的贷款余额为110.9亿元。其中,资产支持证券余额43.6亿元,占比39.3%;助贷余额45.9亿元,占比41.4%。


刘冬文希望监管部门和政策制定者对优质的小贷公司在融资方面留有一点窗口,不要“一刀切”。他还希望社会和政府机构正确看待小贷公司在金融体系中的作用。


5月9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就《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根据《暂行办法》,在互联网贷款业务中,商业银行可以同金融机构和包括小贷公司在内的非金融机构在营销获客、共同出资发放贷款、风险分担、信息科技、逾期清收等方面开展合作。


刘冬文表示:“《暂行办法》对商业银行怎么做互联网贷款、合作机构怎么做助贷,有了一个明确的说法。过去没有统一的规定,全凭各个银行自己判断。有的银行胆子大,步伐迈得宽一些;有的银行胆子小,步子小一些。如今有了明确的说法,银行心里就有底了。”


小贷公司从金融机构寻找资金不但能满足合规的要求,而且成本更低。一直以来,中和农信努力降低运营成本和融资成本,并通过完整的风险管理体系把风控损失控制好,以实现商业可持续。


用刘冬文自己的话说,中和农信“在做农村金融中的麦当劳”。该公司通过全国连锁的模式,在北京和长沙建了两个总部的后台,为所有的分支机构提供技术、融资、品牌建设、人力资源、物资采购等方面的支持。


该公司瞄准农村的中低收入群体,主要以提供信用贷款为主。它的产品和流程已经简单化、标准化,在当地招聘的员工经过短期培训就能发放贷款。


2016年,蚂蚁金服成为该公司的战略股东以后,中和农信借助蚂蚁金服的力量,培养形成了自己的大数据风控团队。目前该公司已经采用了人脸识别、身份证核准、银行卡四要素认证等技术,大大提升了客户服务能力,降低了不必要的成本,同时改善了客户体验。


它的股东还包括国际金融公司、红杉资本等机构。德太投资也通过旗下的影响力投资基金“睿思基金”入股中和农信。


截至今年4月末,中和农信逾期超过30天的风险贷款率为2.43%。这一数字在去年年底是1.58%,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有所上升。该公司有40万2874户在贷客户,户均贷款余额为27566元。

其他推荐

中和农信是一家专注服务农村小微客户的综合助农机构,宗旨是为县域客群提供方便快捷、经济实惠、安全可靠的贴心服务,通过小额信贷、小额保险、农资电商、农品直采、技术培训等内容,助力他们发展产业、增加收入,早日实现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