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Menu

央视:关于中和农信,白岩松怎么说?

2017-10-22


《新闻周刊》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一档重量级的周播新闻节目,由中国当代最优秀的新闻评论员之一白岩松主持,通过该节目,观众可以在不足45分钟的时间里了解最近一周国内最重要的新闻大事,洞察社会的变化动向。10月21日晚,也就是十九大召开的这一周,中和农信登上了这一节目。那么,在占据了本期节目近一半篇幅的、题为“精准的‘需要’”的报道中,白岩松究竟讲了些什么?中和农信又是以怎样的面目出现的?

(文字根据视频整理并节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白岩松:本周二,10月17日是中国第四个国家扶贫日,设定这个日子就是为体现对2020年实现全面脱贫任务的重视。今年巧了,第二天10月18日正是十九大开幕的日子,在十九大报告之中人们听到了确保到2020年我们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做到“脱真贫”、“真脱贫”。这个目标其实比联合国制定的减贫时间整整提前十年。而又隔一天,10月19日,习近平来到他所在的贵州团,又重点谈到了脱贫攻坚这个大任务,可见中国对脱贫工作的高度重视。现在离2020年其实只剩两年多一点的时间了,如何完成任务、如何不出现因病返贫等等反复,如何有方向更有方法,《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扶贫如何精准?

穿过曲折的盘山道,再开几公里的水泥路,就到了村民潘春花的家,虽然距离临洮县城只有十几公里,但是因为身处高山,开车过来兜兜转转,竟要一个多小时。

对潘春花而言,老蔡是位亲切的老朋友,每次来访都会聊聊家里孩子,谈谈农活和收成,不时还会介绍一些新技术,外人很难猜出,他们之间其实是借贷关系。

老蔡(蔡学权)是中国扶贫基金会下属的一个金融扶贫项目的业务员,主要工作是深入贫困地区,向生产生活方面急需资金的农民提供少则几百多则不超过两万元的小额贷款,月利率1.5%。今年9月20日,潘春花又贷了两万元,购买粉碎机将玉米秆做成饲料喂牛。


老蔡:她(潘春花)总共种了四十几亩地,21亩苞米,大多数我们刚才看了,就这样,几乎可以说除了喂牛就颗粒无收,因为上半年严重的干旱,现在导致歉收,她每亩地的投入有五六百块钱,现在没一分钱的收入。

潘春花:下一步我想把牛羊多养一点,不养牛,不养羊,靠气候(靠天种地的意思)是不中的,连饭都吃不上。

算上种子农药肥料,这21亩玉米,潘春花赔了一万六千多块钱。此外,她的六亩中草药和八亩土豆也因为干旱损失惨重。事实上,作为一名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户,潘春花的风险承受能力也并不强,如果换做一年多以前,没有老蔡的小额贷款支撑,她可能根本没能力尝试用扩大养牛规模的办法弥补损失。


去年潘春花家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一次性得到国家贴息的5万元贷款,由于缺乏经验,他们将这笔钱全部用来搭建钢板牛圈,却忘了留足后续资金购买饲料。牛羊还未长成,如果强制出栏要白白亏损上万元,可几千元的饲料费又让她无力周转。她的大儿子在八九年前患上难以治愈的肌肉营养不良症,几乎瘫痪在床,为了治病,她求遍亲朋好友,背上近20万元的债务,本想用扶贫款赚钱还债,没想到反亏了一大笔,她实在想不出哪里还能借到钱。

潘春花也想过去银行贷款,但银行都在县城,过去一趟往往耗费半天,而愿意向农民提供小额贷款的又屈指可数。此外,她的文化程度不高,难以应对银行要求的各类文书,更拿不出值钱的抵押物,最要命的,即便银行接受申请,也要等一个月审批,这让急着买饲料喂牛的她实在等不起。幸运的是,一直在村里宣传金融扶贫小额贷款项目的老蔡帮她联系到另外两位需要借款的村民,三人互相担保,第二天,她不用抵押就拿到了7000元的贷款。

老蔡:虽然家里困难,但一定程度上,(潘春花)还是有收入的,她一家人都是诚实上进的人,他们盼望的就是改变自己的生活。我们想通过我们单位的帮扶,帮他们从这个困境中走出来。

拿到钱,潘春花很快解了燃眉之急。卖掉出栏的牛羊,她按时还掉贷款,还填补了部分外债。如今她的贷款额度已被提高到两万元。在她看来,这种小额贷款已从最初的“救急钱”,慢慢变成扩大生产,赚钱还债的“致富钱”。

朱杰(中和农信西北区域督导):比如说原来(农户)不管是(养)牛也好,羊也好,加起来年收入可能大概3万到4万左右,我们又贷给农户五万块钱,(他可以)再买很多牛犊小羊,这样一年下来(年收入)可能到七八万、八九万这个样子,我们帮农户把这个短期挣钱能力提高了,这样农户就有能力除了基本的生活收入以外又增加收入,这样不管还债也好,有新的发展也好,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




白岩松:本周我看了一部与扶贫有关的,一个半小时的纪录片,名字叫《出山记》。是拍摄《俺爹俺娘》的焦波带领团队,在贵州大山里待了两年多的时间拍成的,先粗剪了一个成片让我们学习一下,看的过程我是感慨万千,拍得辛苦不容易另说,一个直接的感受是脱贫具体到生活当中真是不容易,因为你面对的是人,而最复杂的就是人的心思。你是真心为他想,他也有自己的小九九,面对各自的生活有各自的打算,甚至也有人不以为(自己)贫困而不愿意改变现状。这个时候想起习近平说过的一句话,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这第一个“志”是志气的“志”,志向的“志”,第二个“智”是“智力”的“智”,“智慧”的“智”。真是说得很对,现实中如何扶志又扶智呢?

赋闲照看孙子的张改香两口子最近想养几头牛,虽然家里不穷,但手头没有万八千的闲钱周转,如果申请银行贷款,这繁琐劲儿让他们望而却步。

朱杰:之前扶贫模式是一刀切,贫困的标准也不太一致,有些客户他可能是非贫困户,但是他正在创业过程中,也特别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发展自己的经营规模、生产规模,这样的话他反而得不到。

客户经理们在乡村发现农民无论贫富,都随时随地,在婚丧嫁娶、农事生产等方面产生五花八门的小额资金需求。对于无抵押、没担保、难贷款的贫困者或有用钱需求的农户来说,短时间内获得不附加人情账的小额贷款,变成了填补农民贷款需要空白的“及时雨”。

朱杰:农户有着很强烈的贷款需求,但是他们享受不到太多的资源,他们的需求相对会容易被忽略。我们扎根农村,在大山深处为老百姓服务,打通金融最后一百米,不管你资产情况,不看老百姓是不是富有,不看他之前有多少负债的情况,重点我们还是比较关注(农户)当下的挣钱能力。

张改香找到负责该村信贷工作的曹钧,曹钧教他们采取多人联保的形式申请贷款。他和同事发现,像张改香这样的农村妇女普遍文化水平不高,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让贷款人学写名字,以便在贷款合同上签字,成了曹钧和同事的首要任务。据统计,中国扶贫基金会下属的这个金融扶贫项目中,90%以上的客户是女性。


朱杰:这一点我们做了深入的实践,觉得家庭妇女作为借款主体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一是要实现我们的社会价值,我们要提高农村妇女参与家庭决策。其二,通过贷款来提高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第三突出了妇女稳定、诚实、顾家、善良的性格。

核对个人信息,拍照上传系统,一番问询知情同意后,张改香和联保组另外两位妇女在业务督导客户经理的指导下签了字摁了手印。这些第一次跟贷款打交道的农村妇女大约在一小时后收到了每人一万元的贷款。很多人认为农民贷款的坏账率很高,然而在客户经理看来,其还款能力被严重低估。

朱杰:老百姓会算账,他们是有这种脱贫或者是发展的动机才会申请贷款,他是主动。我们自愿的原则是,他会把贷款放到自己最长项的地方,如果他是冲动贷款,贷太多的话,我们会给他一定的合理化建议,希望他酌情贷款,通过年收入,通过净利润,来给他衡量贷款额度。

放款完毕后,客户经理还给我们还原了信贷培训过程,这样的培训很重要,因为在他们看来,一次小小的贷款不是一笔短浅唯利的交易,而是一种倒逼式的扶贫,他们希望能从思想上持久脱贫。

朱杰:我们是陪伴式发展。征信系统这块,扶贫先扶智,我们通过这种贷款模式,首先让农民享受平等的服务,对农户有信心,还有发展的潜力和机会,这是一点。还有我们通过认真的贷款,叫他建立一个诚信意识,如果不讲诚信,他自己的信用记录就被我们上传到中国的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贷款人数和贷款总量逐月逐年增加。贷款机构还总结出了贷款特点,据祁小军(中和农信临洮分支主任)介绍,冬闲时,结婚彩礼、修缮房屋、制备用品用钱较多,农忙播种收获季,钱用得也不少。客户经理们不仅成了农户的理财师,还成为研究如何满足农户各种需求的分析师,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面对庞大的农村市场,客户经理们觉得他们深耕细作的只是冰山一角,希望有更多“逆行者”,扎根农村,服务农民。

朱杰:资金资源都向城市流动,我们中和农信就把这块资源从城市又搬回,像蚂蚁搬家一样,做海量的工作,才能把这块大资源分配下去,我们单位放一千笔,不如传统机构放一笔来的效率高,我们会有大量时间和精力在深山里面,在农村的深处找到那些只有两三万需求的农户,这会产生很大的费用或者是成本。


白岩松:虽然表面上看离2020年还剩两年多的时间,数字上看还有4300多万贫困人口要脱贫,总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少,但其实剩下的任务才是最难啃的硬骨头,同时还有新的思路与新的挑战。比如早些时候有人认为脱贫就是从山里、地上弄到旁边城镇的楼房里,帮着找个工作就齐了。但是十九大报告中又明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不是一味城镇化那么简单。农村不能荒废,反而应当更美丽、更有活力,这又该怎么办?输血扶贫如何变成造血扶贫?

未来两三年时间里,临洮的金融扶贫试点还要针对不断出现的新问题而调整改进,而在全国其他贫困地区也都在尝试适合自身特点的扶贫模式,他们的共同之处或许就是在精准扶贫的前提下,也能精准了解农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到底是什么,而眼光也应该更长远,毕竟扶贫只是在解决最基本的生存问题。
 
白岩松:在十九大报告中已经明确地提出,当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们正在面对的贫困也正是这不平衡不充分的反映,同时也就提醒着我们,扶贫是一项长期任务,2020年完成的是重要的一步,但是接下来又会有新的不平衡与不充分,贫困的标准会提高,还有大量相关的工作也要继续去做,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其他推荐

中和农信是一家专注服务农村小微客户的综合助农机构,宗旨是为县域客群提供方便快捷、经济实惠、安全可靠的贴心服务,通过小额信贷、小额保险、农资电商、农品直采、技术培训等内容,助力他们发展产业、增加收入,早日实现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