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Menu

我想过更好的生活

2017-07-10



生而为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追求,这样那样的“想要”。

北京今年刚满20岁的实习生莉莉的梦想,就是买一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已经毕业四年的阿亮最近常在汽车网站上看帖子,意欲购进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辆车;

孩子刚上小学的老王要升职了,可是他最关心的是如何在三环内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而所有人的顶头大BOSS周总琢磨的是:如何让公司上市,自己同时迈入十亿俱乐部……

让我们把眼睛挪一挪,在更遥远的地方,养鸡专业户老李希望鸡蛋价格涨一点;包地的王大爷希望今年不会下暴雨,湖南平江的吴艳仿天天想着的是,拥有一辆电动三轮,这样,他就不用挑着担子去送菜了。

这些“想要”之间差距巨大,但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活得更好。当然,对于想着上市的周总来说,莉莉的苹果手机根本就不值一哂;而同样价值五千块钱的苹果手机和电动三轮车,对于莉莉和老吴而言,意义也是不一样。

但那都是对更好生活的一种期盼。抛掉外壳,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梦想。

而现实却告诉我们,越是卑微的梦想,实现起来越是艰难;有的时候,“活得更好”甚至都是一种奢望,因为对一些人而言,活着本身,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几乎每个三阳村村民都晓得,自打五六年前吴艳仿回来后,湖南省平江县三阳村每天第一个醒来的就不再是报晓的公鸡了。

时间大概是凌晨四点不到,漆黑的三阳村已经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抹光亮,这昏暗的光亮来自于吴艳仿居住的一幢房龄近四十,“躺在地上能望见星星”的乡下老房子。

吴艳仿草草吃了几口剩饭,喂过自己的大黄狗,开始往自己的电动三轮车上装几十捆长豆角,这些豆角五斤一捆,都是老吴昨天从地里一根根摘下,又一把一把称重、扎成捆的。每一捆豆角都扎得整整齐齐,一如细心的父亲给女儿扎的头发。而天亮之前,这些豆角将送到镇子上的蔬菜批发市场被低价收走,然后进入市菜市,再被某个妈妈或妻子买回家,做成菜肴摆上桌子。吃它的人绝不会知道,这些豆角从播种到长成需要多少的阳光、雨露、肥料、汗水。

“送菜得去得够早,早菜才够新鲜,人家才会要。”“为什么要批发?我也晓得批发(价格)贱啊,可我没得办法去集市上一点点卖,地里的辣子和茄子还在等我回来摘,耽误一天就要烂的。忙?现在不算最忙,天亮前我赶回来就没得问题咧。”“这辆电三轮是贷款买的。原来我都是挑着担子去卖的。”

送菜路上,熹微晨光照在吴艳仿脸上,使他那整日不退的笑容渐渐清晰。如果你第一次见到他,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位乐观的、无忧无虑的老农。

谁又能想到,倒退六年,这位无忧无虑的快乐的老农刚刚逃出困了自己十六年的黑工窝点,靠乞讨和打零工跋涉千里回到已经阔别三十年的故乡。那时的吴艳仿真是应了自己的姓氏,一无所有。




但老天还觉得他不够“一无所有”。回到家乡的吴艳仿发现,家已经没了:父母没了,房子没了,地没了,就连户口都已经被注销了。“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不同的是,村里的孩子们没有笑问他从哪来——他们都把衣衫褴褛的吴艳仿当作了要饭的。认识他的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而不认识他的人纷纷都觉得:“这个人恐怕活不下去了。”

没有人能体会吴艳仿当时的心情,我们只能想象,如果我们是吴艳仿会怎样面对?

“先养活自己。”这是吴艳仿的回答。事实远没有这么轻描淡写,一个有文化有学历的大学毕业生不靠父母一个人养活自己有多难?一个无文化、无处寄身、无依无靠、年老力衰的老农呢?要知道,这个老农甚至算不上“农”——他连田地都没有。

没有田地,就自己开荒;没有农具,就靠双手;没有种子、没有农药、没有肥料……除了困难不缺,什么都缺。乡亲邻居可怜他,给他一间荒弃的老屋和一些生活用品。老天爷发慈悲,给了他一年风调雨顺,就这样,吴艳仿成功地在家乡活了下来——没靠乞讨,而是靠自己的双手。

过惯苦日子的吴艳仿很知足,“我还不知足么?我太知足了。”他身上有了劲,脸上有了笑,半夜里醒过来,他就想,自己既然能养活了自己,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一想到这,他甚至会兴致勃勃睡不着。只可惜身边并没有人听他对未来的规划。他安慰自己,父母泉下有知,会为自己高兴吧。



吴艳仿知道时间不等人,趁着身体好,他怀揣着自信开始筹划起自己的下一步计划:“我就想我要是多开几块荒地,是不是除了吃喝还能攒下点钱呢?攒下钱也许能盖间自己的房子,甚至讨个老伴。没想法还活着做什么呢?”

地多了,问题也慢慢多了。一个是体力上的,一个人就开始忙不过来,有时候吴艳仿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却总也干不完活;买种子化肥的开销也成了难题。吴艳仿再三考虑之下决定借钱:一部分钱买种子化肥,一部分钱买个电三轮。“有了这些我肯定能种更多,钱也能赚更多。”


吴艳仿想得简单了,并没人借钱给他,尽管他借的不多。”谁会相信我这样的人,他们都怕我还不上。”所有人像当初质疑他能不能活下去一样质疑他借钱种地的想法:“能养活自己就知足吧,还想借钱种地?还盖新房?他一个孤老头子凭啥?”

吴艳仿没有放弃,“后来我听说信用社从银行贷款,去问过,人家说根本不行,我什么都没有,没有抵押的,没有担保,甚至连个家都没有,而且我借的也太少,人家不愿意费这个劲。”



“后来中和农信的钟幼萍就来了,她说她们单位能贷款,也没有那么多限制条件,什么都不需要,全看信用。她来过我家好几次,看我干活种菜,问了我好多问题,最后把款贷给了我。她对我说,这不是帮,是支持。你不用觉得欠我人情。你是靠自己,靠你的信用。”


“说真的,活了快六十年,都是人家说你没有这个没有那个,真的很少有人跟我讲,你有什么。我当时就决定了,我就算去卖血也一定要把它还了。”





不到一年时间,吴艳仿又开出近十亩的地,他每天几乎和地里的菜一样长在了地里,稍微歇一下都不敢,“停一天菜就会烂在地里。”吴艳仿说着,话里透着一股劲儿:村里人都越活越好,凭啥我就不能?我又不缺手缺脚!穷人就不能想更好的日子?没这个道理。
豆角、茄子、辣椒……越来越多的菜从吴艳仿的地里长出来,充满生气,看着这些菜,年近花甲的吴艳仿有时候会有一种自豪感:也算像个人家了。
2016年,吴艳仿还完了贷款,还新添置了些东西。除了电动三轮车外,还买了一辆手扶翻地机,顺便也给大黄添了个伙计(另一只大狗)。哦对了,他还有了两万多块钱的积蓄。“不多吧,但对我来说简直太多了。真的太多了。不怕你笑,拿在手里,就像是抢银行抢来的一样,觉得这不是自己的。”
“想想以前,我觉得自己就要转运了吧。不不,我不是说想着发财,我只是说我也能像个人一样活着,而且我还能活得更好。”


最后

当所有的不幸都降临在你的身上,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该怎么办?余华在《活着》中给出的答案是:活下去。这个答案中总有一种无力感,而吴艳仿告诉我们:仅仅是活下去是不够的,你还要活得好,活得更好。追求更好的生活,是每一个人得生而拥有的权利。

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通过吴艳仿的故事告诉那些人,那些从小有父母呵护,吃得饱,穿得暖,有学上的人——我们比吴艳仿优越千百倍的条件和资源。但在“努力活得更好”这件事上,和吴艳仿比起来,我们又做得如何?又有什么理由悲观失望呢?

当然,有些人,尤其是像吴艳仿这样的穷人,他们能保持住对生活的希望已是竭尽全力,他们不怕吃苦,他们不怕付出,但他们又是如此脆弱,以至于普通人眼中一丁点儿的障碍都会成为他们难以逾越的汪洋大海。这种环境容不得他们在短时间内不挣钱,更容不得赔本。在生活的种种压力下带来的焦虑,这是许多普通人难以想象与承受的。可是他们却还要面临许多人为的“困难”和“资格限制”,比如说贷款。我们所希望的,就是让他们也有追求更好生活的资格和希望,哪怕只有一点点。

中和农信是一家专注农村市场的小微金融机构。其主要宗旨是为那些不能充分享受传统金融机构服务的农村中低收入群体,量身定制小额信贷、保险、投资、电商等多方位服务,以帮助他们发展产业,增加收入,早日实现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