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Menu

昔日“讨”生活,如今“讨”快乐

2019-07-01

每个人对自己的身体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满意的地方。


有人嫌自己五官不够立体,便成了整容院的常客。


有人希望皮肤再白嫩一些,连阴天都要抹上防晒再出门。


有人做梦都想再长高十厘米,不论春夏秋冬永远踩着高跟鞋。


今年54岁的欧新寿,一直对自己的腿心怀芥蒂,即便天再热,他都坚持穿长裤,只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的“曲梨腿”。


“曲梨腿”这个词,只有地道的霞浦人才知道,大家也并不太愿意和它扯上关系,因为它指向了一个特殊群体——讨小海人。他们靠在浅滩中捕捉小海鲜、贝类为生,由于从事滩涂作业,在岸上没有住房,只能蜷曲生活在小木船上,因此双腿弯曲,与常人不同。


讨小海人生活、居住的海上之家,这样一艘小船可以住3-5个人


在霞浦人眼中,这双“曲梨腿”,往往就象征着生活贫困、文化水平低、不与“岸上”接触,在霞浦这个富裕的沿海城市,处于“鄙视链”的最底端。


常年与淤泥海水为伴,居住环境狭窄、潮湿,讨小海人几乎都会有关节方面的病痛


15年前的欧新寿,正是群体中的一员。

 

其实在他出生的六十年代,因为物质匮乏,加上连年的天灾,能不饿肚子的人家就算家境殷实。作为拥有一片滩涂,祖祖辈辈都从事讨小海的“世家子弟”,欧新寿是受人羡慕的。


只是这种优越感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被迅速淹没,经济向好,大家不再满足于吃饱穿暖。住在岸上的人,有钱的开始承包海域,种海带、龙须菜,养鱼、虾、蟹,一个个发家致了富;没钱的要么给养殖场打工,要么做点小买卖,日子也慢慢红火了起来。


反倒是欧新寿这一族群,因为长期不与外界接触,沟通能力衰减,唯一擅长的技能讨小海也仅够保障基本生活而已,乾坤流转,逐渐变成了低人一等的存在。而一双让他们的身份无处遁形的曲梨腿,更是让他们对上岸这件事既渴望又恐惧。

 

既渴望上岸,又害怕被歧视的欧新寿


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憧憬,欧新寿也不例外,他梦想着有一天,能在岸上拥有一所住处,不用一家三口再挤在小船中;他梦想着能建起一个养殖场,下半辈子不用靠“讨”来生活;他梦想着能摆脱身上的标签,让自己和家人都不再被人轻视。


转机发生在2004年。


成立仅半年的中和农信霞浦分支在进行营销时,无意间来到了欧新寿的小船,听到可以无抵押贷款,欧新寿的眼睛亮起了光芒。


为了改变现状,他不是没想过这条路,借钱?有钱的人不愿借给他,肯借的人比他还要穷;贷款?没有资产、没有技能、没有背景,银行的门槛都够不上。现在,居然有家机构不轻视他,还肯借钱给他?简直是做梦都没想过的场景。

 

梦想很快就插上翅膀腾飞了。靠着中和农信的千元启动资金,再添上点自己从牙缝中挤出的钱,欧新寿承包了2海亩的海域,尝试着养殖海带和龙须菜。


欧新寿承包的海域,如今规模还在逐步扩大


由于长期生活在海上,对于气候、水质、潮汐非常敏感,第一年的种植,便大获丰收。平生第一次,他的手头有了富余。在中和农信年复一年的支持下,经验、信心大增的欧新寿一步步扩大承包面积,开始尝试养殖虾、蟹等技术性更强的作物,每年的收入也呈倍速增长。


年,欧新寿在中和农信的年贷款额已经涨到了8万元,他的海带、虾塘养殖规模也已经达到15海亩,还在岸上盖起了三层小楼。虽然曲梨腿还在,但走在路上,腰杆笔直的他再也不惧怕别人的目光了。


欧新寿家的小楼,虽说装修简陋,但跟过去以船为家居无定所的日子相比实在好了太多


2014年,《舌尖上的中国》将“讨小海”这一工作搬到了荧屏,拥有世界最美滩涂的霞浦,自然吸引了众多摄影爱好者前来寻踪。闲暇之余还爱去讨小海的欧新寿很快成了镜头里的常客,甚至因为镜头感强、讨小海技术娴熟,他还成了当地摄影协会的御用模特,每年都能挣到一些演出费。

 

在滩涂中挖到章鱼的欧新寿。过去讨小海是为了谋生,而现在讨小海则是为了打牙祭


从低人一等的“讨小海人”,到现在的富裕渔民,欧新寿实现了“大翻身”。这是前半生他梦想过无数次的场景。何其幸运,在人生的关键时刻,他遇到了中和农信。


而我们更幸运,能见证一个个和欧新寿一样的人,在我们的支持下,走出低谷,改变未来,翻身做自己命运的主人。身负普惠金融使命,中和农信致力于将金融服务送到农户身边,我们始终相信,在提供金融服务时,我们传递给农户的,不仅仅是财力上的支持,更是一种熟练利用金融工具为自己加码的能力,和一份无言的信任、一种肯拼博就有未来的信心。


现在的欧新寿在“岸上”过得富足、充实,未来的日子还会更加美好


中和农信是一家扎根农村的小微金融服务机构,其宗旨是为那些不能充分享受传统金融机构服务的县域内中低收入群体,量身定制以小额信贷为主的多元化金融服务产品,帮助他们发展产业,增加收入,早日实现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