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Menu

刘冬文:消除农村弱势群体与先进互联网数字技术间的鸿沟

2018-09-30

导语
2018杭州·云栖大会于9月19-22日在杭州云栖小镇举办,大会以“驱动数字中国”为主题,涵盖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新零售、金融科技等20多个前沿科技领域,为大家带来一场关于科技创新的盛宴。中和农信总裁刘冬文应邀参会,并在直播环节就数字技术与农村金融创新进行了分享。

————————————

问答
主持人:中和农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蚂蚁金服合作的,为什么选择蚂蚁金服作为合作对象?
刘冬文:中和农信是一家立足于农村市场,为中国农村特别是欠发达地区农村的中低收入农户提供小额信贷支持的小微金融机构。我们通过为客户提供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的小额度贷款,支持他们发展生产,增加收入,摆脱贫困。中和农信在二十多年前还是一个政府扶贫项目,后来由扶贫办下属的中国扶贫基金会接管运营。在十年前也就是2008年正式成立了公司,转制为公司化运营。
2015年,当时的蚂蚁金服开始启动农村业务,他们也想为农村的贫困农户发放贷款,但是蚂蚁金服也认为只依靠其线上的优势,很难覆盖到最底端的低收入人群。在这样一个契机下,我们双方就开始接触能否以一种“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在2015年,双方已经开始在业务上进行了相关合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双方都认为效果很好,通过中和农信线下的力量,蚂蚁金服的资金、技术优势到达了农村欠贫困地区,对于中和农信而言,(通过合作)我们也感到机构的服务能力及效率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
后来蚂蚁金服就提出入股,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在资金方面进行合作,还可以为中和农信带来能力上的赋能。于是在2016年,蚂蚁金服正式战略投资中和农信,成为了我们的股东。

主持人:在合作的过程中,蚂蚁金服都帮你们解决了什么问题,对服务质量的改善如何? 
刘冬文:在与蚂蚁金服合作之前,中和农信也一直很注重对技术的投入包括对互联网工具的引入。虽然我们是做农村最基层的中低收入农户(群体),但是我们也在不断试图通过互联网技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所以我们非常珍惜和蚂蚁金服合作的这次机会,我们希望借助蚂蚁的技术力量,使中和农信在效率提升、成本控制、风险管控等方面得到提升。所以当时双方在投资协议外还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书,主要内容是蚂蚁金服将在未来的几年内为中和农信赋能。
中和农信与蚂蚁金服的合作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是融资方面,蚂蚁金服有着强大包括网商银行在内的融资平台,中和农信可以依靠线下力量为蚂蚁金服推荐、管理客户,使这些资金可以支持农户;第二是人才支持,蚂蚁金服派遣技术专家加入中和农信。中和农信现在的首席技术官就是来自蚂蚁金服,他们的到来使中和农信的技术水平得到了显著的提升;第三,中和农信将蚂蚁金服一些成熟的互联网技术及产品嫁接到我们的既有业务中来,使我们的市场竞争能力与客户服务能力得到提升。



主持人:蚂蚁金服解决问题的方式有什么是你们之前没想到的?比如,蚂蚁金服解决风控问题的逻辑和传统金融机构有何异同?
刘冬文:首先,逻辑上有不一样的,比如中和农信传统的风控主要依靠线下客户经理到村子里搞调查,收集客户信息,我们的员工做出的很多判断是基于客户提供的信息或收集一些历史信息。而蚂蚁金服更多的依靠大数据,即外部的一些数据,这样的数据更为客观可靠。
另外就是对于解决人工操作的一些弊病,包括内部员工道德风险控制问题。人是感性动物,难免会有一些主观因素导致的偏差与失误,或存在更多因道德缺失带来的潜在风险,而技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改善这种状况。比如我们上线的APP中加入的蚂蚁金服人脸识别系统,就可以大大减少人为因素的干扰和造假现象,让机构可以确定这个客户是张三就是张三,是李四就是李四。


主持人:近期内,你们和蚂蚁金服正在着手解决什么问题,未来你们和蚂蚁金服的合作方面的规划如何?
刘冬文:蚂蚁金服战略投资中和农信以来,做了很多方面的合作,公司的规模、效率、成本控制等多个方面的能力都得到了提升。最近我们在和蚂蚁金服的AI人工智能团队进行合作,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借助蚂蚁金服的人工智能模型,加上我们既往累积的数据进行不断的丰富完善,因为人工智能可以不断自我学习提高其评判能力。8月份,我们上线了一款线上极速贷款产品,对农村地区我们的优质老客户和一些四十岁以下的、对互联网较为熟悉的人群开放线上授信服务,依靠蚂蚁金服的大数据风控技术和我们多年来的数据,给予评分,只要用户在APP上提交信息,不到十分钟就可获得贷款,在以往可能需要两三天的时间,相比而言,效率及用户体验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其实我们做线上业务对客户也是有选择的。我们的设想是对客户做分层:例如两万元以下的贷款,就通过大数据线上授信方式快速完成;数额稍大的贷款,则需要更多借助于线下力量,因为当前条件下只依靠线上技术还不足以满足农村地区贷款的风险要求。我们的客户还是有一定的特殊性,蚂蚁金服的技术是业界最先进的数据金融技术和科技,而我们的客户基本上处于各个产业链的末端。一个人不管是雇佣就业还是自主就业,都需要加入到一个产业链中才有机会,一般而言,产业链最底端的群体是我们所服务的对象。往往这些客户接触和学习互联网技术或工具是最晚最慢的,能力也是最弱的。而我们的介入,其实是在努力消除这些最弱势的群体和最先进互联网技术之间的鸿沟,通过我们线下服务,这些弱势群体可以提前快速的享受到先进科技带来的红利,是对数字金融的一个很好的结合与补充。

主持人:在金融服务中,对于不同用户做线下考察有哪些不同?
刘冬文:信贷服务考察客户主要是两方面,一个是还款意愿,一个是还款能力。对于一般的客户而言,评判还款意愿,可以借助以往的征信数据等一些外部数据来支持,但对还款能力,可能有时候并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撑。
比如一个客户原来开十个人的小餐馆,现在他要扩大到五十人的规模,要申请贷款。这是未来的、现在还没发生的事,机器是不知道的,通过线上数据可能评判起来就有难度。因为可能他没有线上交易数据,也不使用支付宝,这种情况下只能依靠线下对其能力考察衡量。


主持人:作为一家中小微农贷机构,如何看待当前的科技金融技术的发展?
刘冬文:和蚂蚁金服合作后,我们自己也在观察变化,过去中和农信的客户原来都是五零后、六零后,年龄偏大,现在基本在四十岁左右,以七零后八零后为主,还有越来越多的九零后,他们触网的能力越来越强,使用支付宝的比率已经达到了30%至40%,活跃客户也有20%,但是仍然有60%以上的客户没有使用过支付宝。这时候只要我们稍作培训与引导,就能让客户接触到支付宝这种先进的互联网工具,获取更好的金融服务。


主持人:那么我们的客户对于新业务的反馈如何?
刘冬文:新业务客户反馈非常好。特别是触网能力较强的那部分年轻客户,以及经过我们工作人员培训后学会使用互联网工具的客户,就像发现了一个金矿似的:原本借钱是很难很麻烦的,现在借钱这么简单,手机APP这么好用。自己提交材料十分钟就能收到钱。反而是初期我们的员工有点担心,毕竟他们做线下已经形成习惯,对数字技术评判客户的可靠性等方面还有一些疑虑和不适应。


主持人:如果没有和蚂蚁金服的合作,中和农信会和现在有什么差别?
刘冬文:前面提到的线上极速贷款产品为例子,如果没有蚂蚁金服的支持,我们是没法做或者需要付出很高的成本。比如2万以内的贷款,额度太小(目前中和农信的贷款2万以下的只占20%,大部分贷款以3-5万为主),那么小的额度,客户也觉得麻烦,还要提交那么多材料,不如找亲戚熟人拆借方便。客户经理还要一次次进村子调查,也觉得麻烦。现在有了线上产品,可以让我们用更好的服务和效率满足这部分客户的需求,补足我们的短板。
此外,有了蚂蚁金服的额技术赋能之后  我们的人员效率也得到了提升。以往客户经理一年放二三百万就很高了,现在一个成熟的客户经理年放款能提升到了四五百万。因为手机应用帮他节省了很多需要线下完成的琐碎工作。举个简单的例子,几年前放款,我们的员工要到银行取大量现金,装进书包骑着摩托车到村子里去放款,农民倒是很享受数钱,觉得踏实放心,但是风险实在是太大了。通过不断地引导,现在我们已经实现了无现金收放款,效率得到了明显的提升,老百姓也逐渐认可与接受这样一种方式。


主持人:作为一家小微金融机构,如何看待金融科技未来对机构的影响?
刘冬文:中和农信是一家致力于服务农村中低收入农户的机构,我们有两个目标:一是为小微农户特别是种养殖农户及个体经营农户提供“看得见,够的着,负担得起”的负责任的金融服务。二是要保证机构的财务可持续,这就要求我们不断提升效率,减低成本,管控好风险。在这些方面,科技的作用是巨大的,中和农信在其中收益良多。我们本身是做农村小额信贷的,擅长趴在地上,扎根田间地头。跟农民打交道是我们的长项,科技研发、新技术的应用不是我们的长项。但有了蚂蚁金服的赋能,则为我们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让我们能够及时得到先进的数字技术和工具并将其应用到农村金融的场景之中,为广大农村百姓带去更方便快捷、经济实惠的小微金融服务。


中和农信是一家专注农村市场的小微金融机构。其主要宗旨是为那些不能充分享受传统金融机构服务的农村中低收入群体,量身定制小额信贷、保险、投资、电商等多方位服务,以帮助他们发展产业,增加收入,早日实现美好生活。